来自 科技 2018-10-28 19:21 的文章

TechBoard#8:技术如何嵌入我们身体;初代 iMac:诞

TechBoard 是一个全球视野下,甄选每周重要科技评论的栏目。我们将以摘要的形式引入值得阅读的科技评论文章,并鼓励读者去阅读原文。这是 TechBoard 的第八期。


《技术是如何迁入我们身体的》

麦克卢汉曾说「媒介即人的延伸」,而本文则想说「工具延伸了人类认知」。在当下手机这一工具快成了身体延伸的一部分时,作者不禁发问道:互联网对社会的重绘程度到了哪一步?神经网络嵌入进我们的皮肤了吗?人之为人的定义还像过去一样吗?

哲学教授 Michael Lynch 认为人类是创造工具的物种,工具影响了我们如何在精神和肉体上看待自身,当前最显要的工具就是智能手机和数字平台。在他看来,数字革命就像书写的诞生一般,文字的出现使得人们得以跨越时间,记录想法以便在未来阅读。互联网则跨越了时空,如今我们认为理所当然的通讯方式,在数字革命前就像是心灵感应的魔法。Lynch 把手机比作人「外延的头脑」,就像大脑外接的硬盘一样。「为什么人哪怕知道有风险也要开车看手机,因为我们的大脑认为手机是我的一部分。」,那这种「人机合一」的意识至今已经延伸到何种程度了?是手机戒断,还是脑机接口?

随着政府和私营公司收集数据的增长,可穿戴传感器的数量激增,从可以看到实时心率的手环到通过牙齿上的传感器检测饮食,人类史无前例的可以快速且准确的自我观测、自我量化。社会学教授 Gina Neff 和英特尔研究科学家 Dawn Nafus 合著的《自我追踪》一书中提到,这种收集数据,观测数据的循环给感觉长出了一个「幻肢」,就像创造了第六感一样,有助于我们感知身体和周围的世界。

联想到硅谷不断兴起的「Bio-Hacking」(生物黑客),也是通过可穿戴传感器来把身体模块化,建立一套可感知、可数据化、可驯化的系统供我们去观测、解释、控制甚至达到「超频」的状态吗?但人体远比计算机系统复杂,人类也不是 0 和 1 的产物。

本文作者指出,我们的思维方式不知不觉地被这些新技术所引导,继而重构。比如,现在无数人造卫星高悬头顶,GPS 随时可用,远古沿袭下的的对空间感和对定位的需要,已经只有在玩 Pokeman Go 的时候才会派上用场。研究数字人类学的教授 Hannah Knox 认为,计算设备在塑造了我们对「人」的期望,工业革命视人为劳动力单位,如今算法也在引导人类重新定义自己为经验和偏好的组合。比如现在当人们遇到问题时第一个想到的是「搜索一下」,而不是「再想一下」,这只是一种路径依赖,但这类路径依赖越来越多,潜移默化的就影响了我们的认知方式,就像新生一代习惯摄像头、人际交流依托于社交软件一样。

在文章最后,作者提到了正在飞速发展的脑机接口(BMI)技术,脑机接口不是缓慢的调教我们的认知习惯,而是从根本上改变我们的思想、身体、机器之间关系的技术。目前脑机接口技术可用于治疗帕金森症,但或许用不了多久,BMI 就会像 iPhone 一样人人可用,现在我们手机不离身,未来可能脑体分离也不是梦。

我们除了要意识到工具是如何影响了我们的认知外,还要觉察到是谁在控制这些工具,是谁在「指出路径」,我们是否要走上其所指的路。我们认为这才是人之为人的核心之一。


历史回顾:《初代 iMac:诞生 20 年》

20 年前的 5 月 6 日,乔布斯重返苹果的第二年,在他重返苹果后首次产品发布会上,苹果推出了半透明的 iMac G3。这款电脑是 Jony Ive 操刀设计的第一款苹果设备,它的问世不仅拯救了当时摇摇欲坠的苹果,还标志着「iApple」系列的开始。20 年后,苹果成了世界上市值第一的公司,并有望成为人类历史上第一个 10000 亿美元的公司。作为「Mac 铁粉」,本文作者 Jason Snell 在 iMac G3 20 岁生日之际写了这篇回顾这个跨苹果时代产品的文章。

文中写道,在 90 年代末期,Mac 被视作一个奇怪的产品,因为它最大的特性是「不兼容」,除了企业设计部门和教育部门外「无地可用」。那是一个 DOS 和 Windows 统治下的 PC 时代,但苹果觉察到了一个可以逆转的机遇:互联网的兴起。正如那条著名的 iMac 广告《三步》,苹果彰显了其精准的市场定位:「插上 iMac,插上电话线,你就可以上网啦」。如产品名所示,i 的产品前缀也就源于其五个象征中最大的一个:Internet。